萨姆恩肖

接着努力虐

我努力地克制着自己最后看一眼那个女人的欲望。

上一次看到你哭泣的时候,我忘记了对Reese说出口的no knees,失掉了杀你的力气。而这一次,如果再看到你的泪眼,我大概就会------

想要活下去。

For you。

But that's gonna be a little tough。

我想,我处理信息的速度确实远不如machine。

所以,我还没想好表情该如何变化,电梯门已经缓缓合拢。

这样也好。

既然你看不到,我就不必费心琢磨表情了。索性就保持这副冷眼便好。

可是,若是最后一眼不能看你,我也不愿是看着samaritan的金发特工死去。

我凝视着黑洞洞的枪口。

再过一秒或是两秒,一颗子弹就会这里射出,穿过我的头颅。

很小,很小的一颗子弹。

却足以终结我长远,复杂的心绪。

我不难过,也不慌乱。

我也曾像这样瞄准过很多人。

他们有的哭叫祈求,有的暴跳如雷,有的直接滩做一团。

更多的人,是在战斗中被我送上一发或两发子弹。

前一秒,他们还在这个世界上为了什么而拼命,下一秒,对与错,好与坏,他们为之奋斗的一切就都不重要了。

我的确没有感情,但是我明白,生命确乎是重要的。

但也只是明白而已。

正如了解一门技术并不一定代表要使用它。

明白生命的重要也同样不代表我一定会尊重它。

对于我而言,这世界只有黑白二色。任务是杀人就扣动扳机,职责是救人就拿起手术刀。

我不在乎道德,也不关心感情。

只不过是追求技术的纯熟精巧,继而供养自己得到想要的生活罢了,所谓人心,于我如狗屁。

我的医术很好,所以我早就知道自己的情感缺失是种病症。

但这确实让我很适合作为一个不该有情绪波动的特工而生活。

所以我从不觉得有错。

无论是自己,还是这个世界。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