萨姆恩肖

身骑白马的歌词引出的大锤自白脑洞,我会认真努力虐的

右侧腹,两枪,hurtful shot。

比起疼痛,倒是中弹的巨大冲击力和断掉的几根肋骨让我站立不能。

高跟鞋踏击地面的刺耳声音逐渐逼近------同样穿着高跟鞋,Root制造的声音就轻盈悦耳多了。如果我这样对她说,两米之外的那个女人能不能停止令人心烦意乱的哭泣?

就算在枪弹嚣鸣中,我也听得到她撕心裂肺的叫声------我真的很想翻个白眼告诉她,她的嘶喊害我分心来着,不然我才不会在拉上十来个人陪葬前就随随便便被放倒。

我默默地斜眼看着samaritan特工的枪口,考虑了一下该在死前摆一个什么表情。通常我不会考虑这些,因为首先基本没人能把我逼到死,其次,搭档Cole死后,我摆表情死给谁看?

No means。

可是现在情况比较危急------在脱离Root和Finch他们的视线之前,我大概就要被爆头了。For god's sakes,谁能告诉我,什么样的表情才适合现在的场合?

我记得,Cole是笑着闭上眼睛的。

啊,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,我记得他死前似乎还告了个白,对我。

我想起了Root的嘴唇,突然有点想笑。Cole,我猜我们真的算是很搭的拍档了,连告白的时机都一样烂。

当然,如果能再见到Root的脸,我会否认那个吻有任何意义。

事实上,现在只要我侧过头,就可以从逐渐闭合的电梯门缝中看到那个撕心裂肺地哭叫着的女人。

可我不能。

自认识你以来,你只哭过一次,Root。

为了The Machine,your god。

而这是第二次......如果我放任自己转头看到你流泪的脸,那么这就是第二次。

可你为什么要为了我哭呢。

上一次你的眼泪是为了你消失了的信仰,那么,这一次呢?

作为一个曾经取人性命于谈笑之间的杀手,一个侵入超级系统如无物的黑客,you really sucks。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