材数

手可摘星辰 第1章

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的距离。
而是一个学了十年油画的美术生,被拉去顶替青梅竹马的损友上声乐课时感受到的“隔行如隔山”的专业鸿沟。
丁辉人现在对于自己一时心软答应安惠真,顶替她上声乐课这件事感到万分后悔。安惠真那家伙明明跟她信誓旦旦地拍胸脯保证说“只要去替老娘点个到,剩下的时间趴桌睡觉就可以”,但是到现在她都听了半节课气壮山河的“啊啊啊啊啊”了,在这么吵的环境中谁睡得着啊摔!
随身带着的画本也没画两笔就被干扰得思路全无,丁辉人不自觉愤愤地把抱着的画本往桌子上重重一放。
谁知恰逢全体收声,教室里一瞬间安静得落针可闻,这一声画本和桌面亲密接触发生的巨响,立马引得一教室的人头都齐刷刷地扭过来,连带着讲台上老师的目光,一齐射向坐在最后一排摸鱼的丁辉人。
丁辉人尴尬地挤出一个柴犬式假笑。但老师显然并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她:“这位同学,刚刚大家练习的时候你好像没有张嘴啊,对自己的声乐这么有信心?”
丁辉人赶紧否认:“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。”
老师不为所动:“不如给大家做一下展示表演?”
丁辉人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:“不不不我还是算了吧老师,大家都唱的那么好,我就不献丑了哈哈哈。”
“唱的不好也没关系,唱出来大家可以帮你分析改正,有益于进步和提高不是?”老师慢悠悠地说,看样子是打定了主意要听丁辉人唱歌了。
丁辉人艰难地咽了口口水。
虽然平时也经常会哼唱流行曲,声乐系的损友安惠真也常夸她是音色流氓,但丁辉人从没把这些话放在心上,更没觉得自己唱的有多好,自我评价也就是不跑调而已。
“来,大家给这位同学鼓鼓掌。”老师带头鼓掌,教室里跟着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,间杂着一两句“这是咱专业的吗?”的窃窃私语。
丁辉人硬着头皮站起来:“那、那个,我不知道该唱什么。”
“唱什么都可以,通俗、民族、美声随意选择,当然你要是想唱原生态我也没意见。”老师大手一挥。
“那…那我给大家唱一个通俗吧。”丁辉人小心翼翼地说,清了清嗓子开口,“咳咳,那个…”
老师和同学们期待的眼神都落在她身上。
丁辉人心一横眼一闭:“sorry /sorry /sorry /sorry,内嘎/ 内嘎 /内嘎 / 忙九,内给 /内给 /内给 /八九,八九 / 八九 /八六 / baby……”

下午2点。
“怎么样,声乐课睡得好吗?”安惠真从外面浪回来,一眼就看到自家蔫成一团的亲故正缩在沙发上撸猫。 como见到安惠真回来,立马像见了救星一样“喵喵”叫起来,伸爪蹬腿想要逃脱蹂躏。
丁辉人一把把它搂回来,把脸埋在como柔软的毛里发出一声悲惨的闷哼。
“怎么啦?”安惠真把包随手一丢,坐到丁辉人的身边,摸摸como的头再摸摸丁辉人的头,“怎么一副刚被生活蹂躏过的表情。”
丁辉人偏偏头,从como的皮毛里露出半张脸,恶狠狠地瞪安惠真:“还不是你!说什么去睡一觉就可以!”
“嗯哼?”安惠真从茶几上的果盘里用牙签扎了块火龙果,“难道你睡过头一直到人都走光了才醒?”
“才不是!那么吵怎么可能睡得着啊!”
“嗯?”安惠真一脸真挚,“我每次都睡得很好啊。” “……”
“算了。”丁辉人泄气地把自己重新埋回como毛里,“我再也不去帮你点到了。”
安惠真同学立刻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扔掉手里的牙签,端正了坐姿也端正了态度,语气诚恳:“那我送你一副耳塞。”
“才不是这个问题好吗?!”丁辉人欲哭无泪,“你们老师今天点我起来唱歌!”
“哦哦!”安惠真来了精神,“你是怎么应对的?”
“我…我就唱了啊…”丁辉人越说越小声。
“唱的什么?”安惠真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,“你也不会唱那些特别专业的歌曲,难道是唱了《大海啊故乡》?还是《我爱你塞北的雪》?”
“我唱了《sorry sorry》…”
“啥?”
“我唱了sj的sorry sorry……”
“……” 短暂的沉默。
然后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嗝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嗝嗝……”安·穿着性感撩人吊带热裤·惠·毫无形象包袱·真,笑得满地打滚打嗝打地板,“你唱了sorry sorry…嗝,哈哈哈哈so…rry哈哈哈sorr…y…”
“也没人跟我说过通俗歌曲和流行歌曲不一样啊!”丁辉人实力委屈,“我还唱的挺认真的。”
“哈哈哈哈嗝……”安惠真在丁辉人的杀人目光下好不容易忍住笑平静下来,设身处地地为竹马着想了一下,不禁同情地拍了拍丁辉人的肩,“辛苦你了,当时一定很尴尬吧?”
“废话!”丁辉人翻白眼。
“老师后来打断你了?”安惠真问。
“没。”丁辉人再次把脸埋进como毛里,无视como不满的扭动,声音闷闷的,“我唱完了。”
“真的?”安惠真大吃一惊,“那个超级严格的教授居然让你唱完了?!”
“嗯。”丁辉人闭上眼睛,声乐课上发生的事还记忆犹新:
丁辉人刚唱了几句,教室里就爆发了大笑,同学们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,讲台上的教授也惊异地瞪圆了眼睛,透过滑落到鼻梁上的眼镜片目瞪口呆地看着她。
意识到不对的丁辉人脸刷地涨红,尴尬地刚闭了嘴,却听到在一片此起彼伏的“哈哈哈”中,自身后淡定响起的低沉好听的嗓音:“Shawty Shawty Shawty Shawty, 눈이 부셔 부셔 부셔 숨이 막혀 막혀 막혀 내가 미쳐 미쳐 baby。”
丁辉人惊讶地回头,恰好撞进身后银灰长发黑色衬衫的女生眼神里。女生不笑不说话,偏了偏头注视着她冷静地接着唱:“ 在你看我的眼神中 在那眼神中 我走火入魔 现在我无法自拔”
丁辉人被那双冷漠又温柔的眼眸吸引,不自觉地跟着张口唱下去:“ 走向我的你的样子 你的样子就好像 踩着我的心脏走过来 现在我无法自拔 ”
在银灰长发的女生低沉温柔的嗓音和辉人清亮甜美的声音交织中,教室里的笑声渐渐平息。教授扶了扶眼镜没说话,有的同学开始轻轻地跟着哼,到最后在教授的默认下完全变成了全班大合唱。连隔壁班都能透过隔音墙听到由声乐系倾情献唱的sorry sorry,估计也是学校历史上的第一次了。
丁辉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慌里慌张地被教授允许合格坐下,又在周围同学善意的笑容中熬到下课的。只记得在下课铃响,自己匆匆忙忙收拾东西想溜掉的时候,差点一头撞在别人身上。
慌张地抬头道歉时,一只骨节分明干净修长的手轻轻地点了一下丁辉人的额头。
“你的声音很动人。”
淡漠又温柔的眼眸再一次撞进丁辉人的视线,占据了她大脑所有的运转空间,“我很喜欢。”

评论(4)

热度(44)